捐卵 > 捐卵 >

捐卵18年后与女儿重逢 她竟是学妹还有见面之缘

时间:2019-07-19 10:46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119

  捐卵18年后与女儿重逢 她竟是学妹还有见面之缘

  伊丽莎白与生母特罗克密顿重逢,两人竟是学姊学妹。图/取自Amy Throckmorton脸书

  美国加州18年前捐卵帮助一对不孕症夫妇生下一女,多年后竟与这位女儿重逢,意外发现她是自己的大学学妹,两人还参加了同一个合唱团,上天的安排让她直呼「太有趣了」。

  根据《每日邮报》报导,今年41岁的特罗克密顿(Amy Throckmorton)在就读南加州大学音乐学系期间,曾捐卵给一对不孕症夫妇,帮助他们顺利产下一名女婴伊莉莎白(Elizabeth)。直到伊丽莎白父亲过世后,母亲才告知她的生母另有其人,震惊的伊丽莎白在母亲的鼓励下展开寻生母之旅。

  伊丽莎白透过网路搜寻,询问当年父母进行手术的妇产科诊所后,由于当年特罗克密顿表明愿意留下个人资料给捐赠者,伊丽莎白顺利得到她的资料,意外发现她的生母竟与她同样就读南加州大学音乐系,甚至都曾加入过相同的无伴奏合唱团,两人也曾因此碰面过。

  伊丽莎白透过脸书联繫到特罗克密顿,并安排与她见面,不可思议的巧合让两人都十分惊讶,且两人的声调非常相像,让特罗克密顿在脸书贴文中惊呼「这是遗传学!」,她同时在贴文中写下「我大学时曾捐赠卵子,今天我与那颗卵子重逢了」。如今特罗克密顿育有3名子女,她也把他们介绍给伊丽莎白认识。

  这段命运的安排让许多网友感到惊讶,留言「太棒了」、「难以置信又令人振奋」,也有同为妇产科的工作人员表示「通过捐卵建立自己的家庭,并且有幸见到亲生母亲,这是非常美丽又亲密的体验」。

  捐卵18年后与女儿重逢 她竟是学妹还有见面之缘

  韩国有数百万名早已年届60岁正式退休年龄的老年人,仍被迫继续工作。图为 韩国五一劳动节,约两万民众上街诉求更好的劳动条件。 欧新社

  韩国有数百万名早已年届60岁正式退休年龄的老年人,仍被迫继续工作。此外,有45%以上的老年人生活在相对贫穷下,居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之冠。

  71岁的朴在烈(Park Jae-yeol,音译)也属上述族群,理论上,他应在11年前退休,但他无法仰赖微薄的国家退休金渡日,因而不得不继续工作,负责将包裹送往高耸的公寓大楼。

  朴在烈推著满车的棕色包裹盒,进入首尔一栋公寓的电梯。他因经常眯眼读看地址标贴上的蝇头小字,而致不断老化的两眼感到吃力。

  朴在烈告诉法新社,他工作不休的「主要原因在钱」。

  儘管 韩国位居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(OECD)的已开发国家之列,但在社会快速高龄化的情况下,社会福利仍不足。

  45%以上的 韩国老年人生活在相对贫穷下,也就是以不及家户所得中位数一半的费用渡日;而OECD在这方面的平均比例为12.5%。

  3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, 韩国60多岁且仍从事经济活动者,无论是就业中或正在觅职,人数都多于20多岁的年轻人。

  韩国平均每位妇女一生中所生育之子女数,去年创下1.05个历史新低,远低于2.1的替代率。

  韩国2030年将面临「银色海啸」来袭,届时65岁以上人口将占总人口的25%。

  捐卵18年后与女儿重逢 她竟是学妹还有见面之缘

  美国太空总署将派直升机到火星,首次让比大气重的飞行器在另一个星球飞行。 图/取自NASA/JPL

  美国太空总署(NASA)将送直升机到火星,首次让比大气重的飞行器在另一星球飞行。

  火星直升机将与美国太空总署的火星探测车一起在2020年升空。设计团队花了逾四年的时间,将可正常运作的直升机缩小到「垒球大小」,并减轻重量到1.8公斤。该直升机经过特别设计,适合在大气比地球薄100倍的火星飞行。

  NASA形容这架直升机是「比大气还重」的飞行器,因为另一种飞行器为浮升器(aerostat),通常是气球和软式飞船。

  前苏联科学家在1980年代曾在金星大气放两颗气球。过去没有飞行器在其他星球的地表成功起飞过。

  火星直升机的两片叶片每分钟可旋转3000次,NASA说这比地球标淮直升机快10倍左右。

  NASA执行人员布里丹斯坦(Jim Bridenstine)表示:「直升机在另一颗星球的空中飞行,这想法真让人兴奋。火星直升机有很大的潜力,有助未来的火星科学、发现和探勘任务。」

  虽然这个小型飞行器被称为直升机而不是无人机,却不会有任何飞行员。这架直升机将飞到地球5500万公里之外的火星,距离太远无法发送远端讯号,因此它将「靠自己执行飞行任务」。

  NASA称此为高风险任务。NASA喷射推进实验室(JPL)计画主管米米.翁(Mimi Aung)解释,地球直升机飞行的高度纪录约4万英迟(约12公里),但火星直升机在火星飞行时,等同于地球10万英迟(约30公里)的高度。

  NASA的声明指出,就算直升机无法运作,也不影响火星2020年计画;若能成功,直升机便能当作低空侦察机,抵达地面探测器无法到达的地方。

  「火星2020探测车任务」将搭配直升机任务,预计2020年7月发射,在2021年2月抵达火星。

  华盛顿邮报报导,波士顿动力公司(Boston Dynamics)在网路上释出人形机器人慢跑的影片,这段具有娱乐效果又吓死人的短片在网路上快速传播。

  这家由日本软体银行拥有的公司过去也释出机器人爬楼梯、后空翻和开门的影片,都令人惊吓不已。

  最新的YouTube影片只有34秒,内容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,四四方方、没有头的人形机器人Atlas在住宅区的草地上慢跑。 Atlas甚至停下来,跃过一块木头,再悠閒地继续跑。

  这段影片单单一天的点阅人次就超过90万,对某些人来说,像孩子般的Atlas是令人兴奋的人类手下败将,卡通「杰森一家」预见机器人当佣人的未来即将到来。

  一名网友说:「干得好!以你为荣!继续学习,我的朋友!」

  但对其他很多人来说,这个无头的机器人是末日预言,人类正加速自我毁灭。

  一名网友说:「想像你早上起来走出前门,来到你的小草坪,然后看到这个东西拿著斧头朝你而来,你该怎么办?」

  另一位网友说:「我们全都死定了。」

  经常对人工智慧发出警告的特斯拉创办人马斯克(Elon Musk)去年曾利用Atlas的运动能力描绘人类悲惨的未来。

  他去年11月27日推文:「这没什么。再过几年,那个机器人会快速移动,你得用频闪灯才看得到。祝你好梦…。」

  捐卵18年后与女儿重逢 她竟是学妹还有见面之缘

  取自Bukit Rhema脸书

  印尼爪哇省马格朗(Magelang)的山丘上有一座特别的建筑,当地人称之为鸡教堂,但它其实不是鸡,说教堂也不对,因为它正式名字是万众祈祷之家(Bukit Rhema House of Prayer for All Nations )。

  这栋建筑由现年已经75岁的亚兰斯贾兴建,他的儿子韦纳斯表示,他父亲的造型构想是象徵和平的鸽子。但因不是由建筑师或设计师监造,而是当地民众协助兴建,导致外型变得像鸡,反而成为热门景点,游客常拍照放到社群网站分享。

  原本住在雅加达的亚兰斯贾有一天做梦时获得指示,要在一座山上盖造型前所未见的祈祷用建筑。相同的梦一再出现,直到他1988年在马格朗的佛教古庙遇见一个人。对方带他马格朗一个小村,他在那里看到梦中看见的山丘,于是开始在那里兴建祈祷之家,后来更搬到当地。

  祈祷之家有七层楼高,每层有不同主题,例如精神之旅、祈祷的意义、地方智慧。建筑物里有15个祈祷室,让印尼几乎每一种宗教的信仰者,不论信奉基督教或伊斯兰,都有地方可祷告,希望能促进宗教多元化和互相包容。

  一般人每捐一次血可救三条命,捐一次血浆可救18人。不过81岁澳洲人哈里森(James Harrison)的血液格外独特,可用来製药挽救尚未出世的婴儿,他连续60年每周捐血,一共救了2400万名婴儿。

  哈里森号称是拥有「黄金手臂的男人」。根据澳洲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,哈里森每周捐出500-800毫升的血浆,他的右手捐血1162次,左手捐血10次,他在11日做出最后一次贡献后宣布「退休」。

  哈里森一边捐血一边感叹:「今天对我是个难过的一天,要结束长期捐血了。」

  哈里森的血浆含有一种特殊抗体,可用来製作「Anti-D 抗体」治疗新生儿溶血症。这种疾病经常发生在拥有RhD阴性血的怀孕妇女身上,当子宫胎儿的血液遗传自父亲RhD阳性血,母体又对RhD阳性血格外敏感时,母体可能产生抗体攻击胎儿「外来的」血液细胞,严重的话可能造成胎儿脑伤或死亡。

  澳洲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表示,哈里森14岁动过胸腔大型手术,别人的捐血救了他一命,所以他誓言捐血救人。

  哈里森捐血数年后,医生发现他血液拥有特殊抗体,可用来製作「Anti-D 抗体」,所以他改捐血浆帮助更多的人。医生无法确定哈里森的罕见血型从何而来,但认为可能是他14岁手术时接受13个单位的输血而致。澳洲已知拥有这类抗体的人不超过50人,哈里森便是其中一人。

  根据澳洲媒体「雪梨早晨先驱报」,哈里森表示:「他们要求我当白老鼠,从那时起我便捐血至今。」

  澳洲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人员洁玛?佛肯麦尔(Jemma Falkenmire)表示:「每袋血都很珍贵,但哈里森的血格外特别。他的血液可製成救命药剂,提供给母体血液可能攻击腹中胎儿的妈妈。澳洲製作的每批Anti-D抗体都来自他的血液。」

  佛肯麦尔说,澳洲超过17%的妇女都面临这种风险,因此哈里森过去挽救了无数性命。佛肯麦尔说,很少人血液中有浓度这么高的抗体,「他的身体製造大量抗体,当他捐血时,身体会制造更多。」

  自从1967年起,已有超过300万剂Anti-D抗体注入澳洲阴性血母亲体内。甚至连哈里森自己的女儿也注射Anti-D抗体。哈里森表示:「第二个孙子因此能够健康出生,你救回一条命让你觉得很棒,而且你还能救更多人,这太好了。」

  澳洲官员表示,哈里森血液中发现抗体真的带来重大改变。

  佛肯麦尔表示:「澳洲在1967年前,每年有数千名婴儿夭折,医生找不到原因,情况很不妙。许多女性流产,还有婴儿出生后带有脑伤。澳洲是发现捐血者带有这种抗体的前几个国家,当时堪称创举。」

  招募哈里森的Rh计画协调人员巴罗(Robyn Barlow)表示,哈里森很厉害,很少有人长期捐血后血管还那么强壮;澳洲製作的每安瓿Anti-D抗体,都算哈里森一份。

  哈里森救人无数,被认为是澳洲英雄。他因为捐血善举获奖无数,包括澳洲颁发给卓越贡献者的「澳大利亚勋章」。

  哈里森谦虚表示:「这是我能做的事,我的一项才能,也可能是唯一天赋,那就是捐血。」哈里森已超过捐血年龄上限,输血中心为了他的健康禁止他再捐血,哈里森对此表示:「如果他们同意的话,我愿意继续捐血。这是生命重要的赠礼。」

  捐卵18年后与女儿重逢 她竟是学妹还有见面之缘

  81岁澳洲人哈里森连60年每周捐血,救回2400万名婴儿性命。截自澳洲媒体「雪梨早晨先驱报」影片

  捐卵18年后与女儿重逢 她竟是学妹还有见面之缘

  根据一个病例的最新报道,一位男士脑部的巨大脓肿的成因很不寻常——潜伏在他身体中的寄生虫又在他的脑部“再度觉醒”。

  据斯坦佛大学医生的报告所述,这个31岁的男人因为意识模糊和行走困难前往医院。同时他还患有头痛和发烧。这个男人6年前从萨尔瓦多移民到了美国,最近被确诊为艾滋病。

  该男子的核磁共振显示出他的脑部有一个巨大的脓肿,大小差不多8厘米×7厘米×6厘米。

  医生从他的脑部肿块里提取了组织样本然后放在显微镜下进行分析,然后在巨噬细胞里发现了数十个微生物。(巨噬细胞是一种免疫细胞,会吞噬外来物质。)

  据5月9日出版的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中的报导,医生对微生物进行基因测序后发现男子感染的是克氏锥虫,这种寄生虫主要存在于拉丁美洲的农村地区,被感染者会患上查加斯病(美洲锥虫病)。

 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所讲,人们通常会因为携带克氏锥虫的锥蝽叮咬而感染,这种臭虫也被人们称为“亲嘴虫”。

  查加斯病分为两个阶段,急性期阶段和慢性期阶段。CDC表示,急性期阶段是人们刚感染的头几个月,症状会比较轻微,比如发热、疲劳、身体疼痛和眼睑肿胀。在慢性期阶段,寄生虫可能会继续“潜伏”在人的身体里长达数十年之久,甚至是一辈子都不会引发其他的症状。

  然而慢性查加斯病的患者大约有30%最终会发展出别的并发症,通常是心脏疾病和消化系统疾病。

  根据另一起在2004年的脑部感染克氏锥虫病例报告看来,虽然查加斯病很少会感染脑部或是脊椎,但是如果患者抵抗力很弱,包括患有艾滋病,查加斯病就会在患者脑部“恢复活动”。按照新病例看来,当寄生虫在脑部恢活动,患者的脑部会形成脓肿,脓肿内部是由感染导致的脓液、免疫细胞和其他物质。

  医生用一种名为苄硝唑的抗寄生虫药为该男子治疗,然后针对该男子的HIV感染又进行了抗病毒治疗。报告说,经过两周的治疗,该男子的精神状况和行走能力都有所改善。

  捐卵18年后与女儿重逢 她竟是学妹还有见面之缘

  如今,日常新闻里充斥着战争、枪击、污染、不平等、核武器……世界似乎变得越来越糟糕,尤其是对边缘人口来说。然而,哈佛教授兼著名作家史蒂芬·平克认为,世界并没有那么糟糕。事实上,人类每天都在进步。从数据来看,我们生活在有史以来最美好的时代。

  他是《当下的启蒙》一书的作者,这是比尔·盖茨最喜爱的书籍。该书记录了人类取得的进展,并得出结论:现在是有史以来最美好的时代。最近,他在TED发表演讲,用数据支撑自己的观点。

  三十年前的美国:自杀率为十万分之8.5,颗粒物(一种危险的空气污染物)达3,500万吨,贫困率为12%。今天的美国:自杀率降至十万分之5.3,颗粒物降至2,100万吨,贫困率降至7%。

  2017年,世界上有12场战争、60个独裁政府、10%的极端贫困人口、10,325件核武器。1988年,数据分别为:23、85、37%、60,000多。

  2017年,恐怖主义在西欧猖獗,造成238人死亡。但在1988年,伤亡人员达440人。

  在漫漫历史长河的大部分时间里,全球人类的平均寿命约为30岁。如今,全球平均寿命超过70岁,部分发达国家甚至超过80岁。

  250年前,在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里,三分之一的儿童活不过5岁。如今,在全世界最贫困的国家里,只有不到6%的儿童活不过5岁。

  200年前,90%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。如今,这个数据降至10%以下。

  过去一百年来,人们死于车祸的概率下降96%,走在路上被人杀死的概率下降88%,死于坠机的概率下降99%,死于工伤的概率下降95%,死于自然灾害的概率下降89%。

  过去一百年来,人们的家务劳动时间从每周60小时减少至每周15小时。(不过,女性的家务劳动时间多于男性。)

  识字率达到空前的高度。在17世纪以前,只有5%的欧洲人能够阅读或写字。如今,在全世界所有25岁以下人口中,90%以上具备读写能力。

  平克认为,进步就是解决问题。他说,人类应该把气候变化和核战争当作有待解决的问题,而不是即将来临的末日。另外,他认为,人类应该对目前所取得的成就心怀感激。我们应该以乐观的心态看待未来:完美的世界不可能存在,但凭借知识的武装,它可以变得越来越好。不过,有人指出,平克忽视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有些进步不是用感激之心换取的。

  捐卵18年后与女儿重逢 她竟是学妹还有见面之缘

  Google 在开发者大会上公布了一个能模拟人类语音叫外卖的人工智能,但是随之而来的确实大范围的反对声,因为Google的Duplex带来了一个伦理困境,不过Google随后表示这个实验性的系统会「自己表明身份。」这就是说,无论Duplex作为一个消费级产品最终以何种形态出现,都有一个内置的语音声明,会对沟通的另一方表明自己AI的身份。

  「我们理解大家对Google Duplex的讨论和评价——如我们在刚开始说的那样,技术的透明度十分重要,」一位Google的发言人对The Verge说到。「我们内置了自证身份的功能,我们会确保系统被合理识别。我们在I/O上展示的只是一个早期测试版,我们会在开发过程中吸收大家的建议。」

  Duplex到目前为止都还不成熟,Google的CEO Sundar Pichai在开发者大会的舞台上也只演示了一个预定的功能而已。这个DEMO显示了在使用了DeepMind的新WaveNet语音生产技术和其他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后,Google Assistant 的声音可以听起来更像人声,这些技术能帮助软件模拟人的语言习惯。例如,Duplex 会使用一些类似「额」和「嗯」等口语词汇,所以能听起来像真人。

  然而,这个软件从一开始就是带有欺骗性质的——这演示中骗了一位发廊的客服——这会激起科技评论家们和惧怕无监管AI的人的警惕心。科技评论员Zeynep Tufekci称这次的演示「可怕至极」。而开发者大会观众的反应则是「硅谷丧失了道德感,没有了目标,他们什么都不懂。」

  Google最初在一篇由工程师Yaniv Leviathan和Yossi Matias写的博文上说,「对于我们来说,用户和企业在使用这项服务时体验良好是非常重要的,透明度是其中的关键。我们希望澄清打这个电话的初衷,这样大家就能明白当时的语境。」Google将在今年夏天正式将Duplex接入 Assistant platform开始测试前做好这件事情。

  不过这家公司可没在开发者大会的舞台上直接说明「自证身份」是一个强制性的特性。随后,在大会结束以后,Google的代表对The Verge说,他们觉得有必要告诉与Duplex说话的人,他们其实在和一个机器对话,而且Assistant团队也会保护该功能不会被滥用,如骚扰电话。现在,Google似乎想确保公众觉得他们在舆论的影响下提升了技术的透明性。这其中就包括Duplex会为了多方利益而「自证身份」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